选书网 > 重燃2003 > 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五章 国家一级抬杠运动员特能杠

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五章 国家一级抬杠运动员特能杠

最新网址:www.xuanshu.org
    卿云眨巴眨巴眼睛,识趣的跳开云影基金的事情不说,“炎黄集团和华亭外国语达成了校企联合培养模式……”

    不过饶是如此,也让办公室里其他三人鼻息也不通畅了起来。

    呵呵!

    自己学校的学生,跑去其他学校捐款?

    还有天理吗?

    还有王法吗!

    现在还当面说起,也太不当復旦是一回事了是吧!

    特别是苏采薇,心里更是不爽。

    如果不是偶然间听到,她万万没想到那个小矮矮黄毛丫头,竟然称她为苏妲己!

    她哪里祸国殃民了!

    她哪里妖里妖气了?

    关于这点,苏采薇心里气得不行,她一直以清冷的面目示人,也一直和卿云保持着绝对的距离,怎么就到了唐芊影嘴里便是勾引人的狐狸精了!

    小丫头片子太欺负人了!

    自己看不好自己的男人,怪她咯!

    粗略的讲了讲与华亭外国语大学的合作后,顶着王德超三人不善的眼神,卿云赶紧收束着话题,“我们得承认,现在的大学有很多的痼疾。但是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就业问题。”

    说到这里,他又补了一句,“当然,我此刻站的角度是企业家和学生的角度,而不是炎黄学院的院长。”

    王德超理解的点了点头,让他继续说。

    他决定必须逼着卿云把云缦基金的规模,提高到云影基金的两倍……不,三倍!

    必须三倍!

    我们这边三个啊!

    “在我看来,解决不了就业,大学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这句话让石广勇顿时皱起了眉头,不过忍了忍,还是没出声打断卿云的话语。

    卿云瞥了这位石大院长一眼,看他的表情也知道他是什么观点。

    不过这种事情……

    只能说屁股决定脑袋。

    石广勇是学经济的,相比起其他人,他懂市场懂经济,已经算好的了,但从来没有在企业呆过的大教授,是没法完全理解企业的。

    “从1996年包分配格局被打破开始,每一年一到就业季,报纸上就是铺天盖地‘史上最难就业季’、‘就业寒冬袭来’。

    我还记得2000年的时候,中枢电视台做过一个专题报道,鹭岛那个民办华厦大学,当年本科毕业生400多人,最后只有7个人在毕业后找到了工作。

    其他的人,蹬三轮的,卖菜的,去开出租车的,什么都有,半年后的回访,就业人数也只增加了10来个人,还都是去做销售。”

    石广勇哈哈大笑起来,“所以,那个华厦大学2001年降级成为了职业学院。”

    这年头,只听过升级的高校,还没听过降级的高校,所以这事石广勇当做瓜吃,来龙去脉了解的一清二楚。

    民办高校嘛,怎么能和公立大学比!

    就在他的笑声中,卿云却幽幽的说着,“今天7月数据,华厦职业学院就业率100%。”

    “咳咳咳!”石广勇刚刚笑得有多大声,现在咳嗽的就有多难受。

    事情后续的发展,他确实没关注。

    但他觉得这小子这么说出来,就是故意出他洋相的!

    復旦大学去年的真实就业率实际不足80%,能到93%,是靠催着学生三方就业协议的猫腻给堆上去的。

    王德超顾不上心疼的自己手上的胡须,眉头紧锁的问道,“变化有这么大吗?”

    虽然他心里很清楚,卿云没有骗他的必要,这种事情查查也就是一个电话的事。

    但王德超还是觉得这一切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改个名字,就业率数据前后对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你说你往好的改,还有可能,特么的大学降成高职,这就业率不降反升?

    卿云耸了耸肩膀,“我想,宋儒华也不敢骗我吧。这都是他调研出来的数据,我自己也查了查,是真的。”

    他顿了顿继续说着,“当然,改个名字,短短一年半的时间自然不可能有这么翻天地覆的变化。

    而是华夏职业学院改变了办学思路,与鹭洲当地企业金龙汽车,以及中建、海大集团展开了合作,真正的在发展职业教育,企业需要什么人才,他们就培养什么人才,拿出一年的实习时间让学生到企业去按照正式工的标准去做事。”

    石广勇表示,这种事情,他理解归理解,佩服归佩服,不过在他看来,这是民办高职的迫不得已。

    “我们復旦大学又不是那种民办学校,我们……”

    “哦,等于是复旦大学的学生都是不吃不喝的,都是要成仙的是吧?”

    刚喘过气来石广勇,话还没说完,就被卿云不客气的打断。

    “你!”

    不知道为啥,石广勇很想大喊一声‘八嘎’!

    太气人了!

    卿云白了他一眼,“我什么我?石院!就业才是一个大学的基本盘!要是一个学校解决不了就业,伱觉得哪来的学生供你教化?”

    石广勇呵了一声,“2003年复旦大学本科生人数为3019人,其中23%读研,30.5%出国深造,11%通过公务员考试,只有35.5%左右参加就业。”

    卿云闻言嗤笑出声,“石院,听你这话,好像是读研和那些出国的,以后就不工作是吧?”

    “你这!”石广勇觉得眼前这小子,有点不可理喻了。

    復旦的学生,读了研还怕找不到工作?

    滑天下之大稽!

    卿云耸了耸肩膀,“清北也好,復旦也好,一般学校也好,学生无论是考研还是出国,都是为了以后工作,无非是晚一点进入就业市场而已。”

    说到这里,他戏谑的乜了一眼脸都气青了的石广勇,“石院,也就是我了,30.5%的出国率……很光荣吗?很值得炫耀吗?

    我要是问出‘復旦到底是为谁培养人才’,不知阁下该如何应对?”

    石广勇心里一阵腻味。

    有些事情,还真没办法拿到台面上来说,怎么说都是错的。

    这小子还真有网上铁血论坛里那群键盘侠的特质!

    国家一级抬杠运动员特能杠是吧!

    卿云摆了摆手,“归根到底,只能说明,国内的就业大环境不理想,双选双选,无论是社会就业还是高校研究所就业,都没法让人满意,所以才会出现大量的外流。”

    往回兜的这句,让石广勇的脸色好看了许多。

    不过,一边的王德超却听出了弦外之意,“你是想说毕业生的质量有问题是吧?”

    卿云叹了口气,有点不耐烦的说着,“校长,石院,我们不讨论復旦大学一所学校的就业,这没有意义。

    放在整个高校就业的视角来看,我作为企业家,我最直观的感受就是……

    大学到底在干嘛?!

    大学培养四年的大学生,在学校里面学到的东西,根本就无法在社会和企业里面应用。

    我觉得大学生毕业就失业,其实大学是要负主要责任的,因为学校根本就没有培养学生的就业能力。

    换句话说,大学学的有太多东西都用不到,在企业和社会里面根本就用不到。

    最后发现学生毕业就失业了,然后学校再把就业难的问题全部都归结为学历不够,或者是学历上的学校名字不够硬。

    好了,等学生逆天改命读个研出来,他就会发现,企业还是不要他,社会还是不要他。

    这根本就是学历的骗局。

    最典型的例子,我手下的综合部部门经理,跟我一样,今年大一新生。

    我不否认,她能坐到那个位置上是因为她是我的高中同学。”

    此时,办公室里,很是突兀的响起了一声轻哼。

    苏采薇表示,只是高中同学咩?

    自欺欺人!

    掩耳盗铃!

    不过紧跟着又是两道轻笑的声音响起,让她反应了过来,赶紧眼观鼻鼻观心起来。

    王德超脸都要笑烂了。

    实锤了!实锤了!

    看样子,自己退休前是能看到小师姑嫁出去的。

    卿云无奈的看了缩着头面红耳赤装鸵鸟的苏采薇一眼后,继续说着,“但是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她从一张白纸开始,便坐稳了那个位置。”

    这婆娘好像天生就跟陈悦不对付一样。

    emmm……

    好像和唐芊影也不对付。

    走路碰上都不带打招呼的。

    石广勇咳嗽了一声,“陈悦同学可不是一张白纸,她是你们高中的学生会主席。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可比你们学校那些考起清北复交的人,还要强好不好?”

    卿云笑着点了点头,“那,石院,你说,陈悦还有必要来读这个大学吗?

    清北复交的毕业生,要想坐到她的位置上,工作十年都不一定可以吧?”

    石广勇顿时哭笑不得,“你这就太耍赖了。陈悦是因为……因为和你的关系,才有机会坐到那个位置上的!她要是和你没那层关系,一个高中生,连你炎黄集团的门都进不了!”

    石广勇也不知道为啥,他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看了旁边苏采薇一眼。

    这一眼让苏采薇小脑袋埋的更深了,很是有点无地自容的感觉。

    小蝴蝶,你刚刚是在干啥啊!

    鬼使神差间,她悄悄的眼角余光看了一眼那边的小混蛋,却不妨和他灼灼的目光撞个正着。

    一时间,苏采薇自己都对自己无语了。

    小蝴蝶,你醒醒啊,你是要远离这个渣男,不是要和他玩暧昧啊!!!

    心里抓着狂的苏采薇,觉得这个办公室真的有毒!

    卿云嘴角弯起一道轻微的幅度,又悄然的敛去,正了正表情后,顶着石广勇那不忿的表情摇了摇手指,

    “石院,不是我耍赖,是这个社会环境在耍赖。企业里,其实大量的职位,根本用不上大学生。”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而后嗤笑了一声,“或者说,大学关于就业方面,根本没有教这群大学生什么东西,反而浪费了别人四年的青春。

    就业难是学校的视角,但是在企业,不是这么一回事,企业面临的困难是招聘难。

    我可以很明确的说,炎黄集团现在就面临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我想用应届生来调整炎黄的薪酬架构,但最终我不敢用,为什么呢?”

    卿云耸了耸肩膀,很是无奈,“我需要的是‘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即战力,应届毕业生没办法做到这点。

    我问我的人力资源部负责人和软件院的几个项目负责人,这群毕业生什么时候能达到‘可用’的状态,他们回答我,需要至少9个月到12个月。

    我算了算帐,我觉得真还不如直接招聘有1-3年工作经验的人。

    这就是我作为一个企业家,对大学教育最直观的感受,无用!”

    说到这里,卿云是真郁闷了。

    只有深处行业其中,他才能明白,为什么当年任老爷子要不计成本的大肆囤积几个电子类高校的毕业生?

    囤积的程度,几乎等于包圆了那几个学校的所有相关专业毕业生。

    华唯够大,够强,本身又具备完备的培训体系,它能大大缩短‘白纸到可用’的时间,任老爷子玩得起毕业生。

    同时,华唯在用这招时,也间接的打击了竞争对手,竞争对手要想获得人才,只能高薪挖人。

    在以高薪著名的华唯面前,用高薪挖人?

    嫌自己亏得不够多是吧!

    这也倒逼着卿云加强和高校的合作,从源头上去解决问题。

    否则,他也会被华唯这招给活活拖死的。

    这一次,办公室里更加的寂静了。

    卿云掏出烟盒,看了一眼苏采薇。

    苏采薇翻了个秀气的白眼后,撇撇嘴扭过头去。

    云帝这才给王德超和石广勇散着烟,起身给他们点燃后坐回了位置,扒拉了一口烟,继续说着,

    “现在又回到我炎黄学院院长的视角来看,就业难、招聘难,是人才供需结构性失衡造成的,也就是高校人才培养的结构和社会需求的结构失衡造成的。

    那为什么会出现人才供求结构失衡的局面?”

    在王德超和石广勇若有所思的模样中,卿云冲着天花板吐了个烟圈,而后悠悠的说着,“大政方针方面的东西,我们只能接受和适应,发牢骚的讨论没有任何作用。

    在我看来,除开大政方针以外,主要症结在于高等教育的结构出现了问题。

    我们国家的高等教育有三种类型,学术研究性、专业技术型和职业教育型,培养的人才目标分别是学术研究性人才、专业技术人才、应用技能人才,这三类人才应该分别从事科学研究、技术研究和技术应用工作,为国家的科学发展、技术发展和应用发展做出贡献。

    以我们现在国家所处的经济发展阶段和需求的人才类型主题来看,高等职业院校理应是高等教育的主体,而实际上……”

    卿云双手一摊,王德超随即苦笑的摇摇头,示意他继续说。

    “这直接影响了学校的办学模式、办学路线的选择的正确性。也就是说,现在绝大部分学校的办学模式和路线是不符合学校自身定位的。

    我们都知道,其实不同类型的高等教育机构的办学模式、办学规律、办学路线是各不相同的。

    比如专业的设置、培养目标、教学内容、师资配置、教学方式、质量控制,这方方面面,都应该有自己独特的一套。

    但是,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和分析,我们国内的高等院校,在我刚刚说的六个方面,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

    所以,我个人认为,目前高校教育最大的问题,在于高等教育机构,无论叫什么名字,无论是什么类型,完全是千校一面的采用学术研究型高等教育机构的办学模式。”

    根本问题……他不敢说。

    不过就是这个他嘴里的‘最大的问题’也引起了王德超的共鸣。

    他其实知道卿云话里未尽的意思。

    所以,此刻他格外的欣赏卿云的看破不说破。

    那句接受和适应,道出了这个孩子做事的底线和红线意识。

    憋屈,但能走得更加的长远,年纪虽小,却比郭光畅和程天乔都要稳重。

    微笑的看了一眼面前这个年轻人后,王德超又喟叹了一声,而后缓缓的说着,

    “确实如此,你算是说到根子上了。学校的办学定位既体现办学类型,又体现办学阶段。

    学校的办学定位不同,各项政策、工作重心等也应该随之改变。

    以科学研究为例,我们曾在一部分定位为应用型的高校看到,学校把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而不是应用研究作为衡量教师科研最重要的指标,这一点是否合适,我觉得真的非常值得商榷。

    的确,所有高校都必须重视科学研究,但是不同的学校在科学研究方面的定位不同。

    华中科技大学原校长老丁就说过,在创新链中,先是基础研究,紧接着是技术开发,然后是工程化和产业化。

    像华中科大这样的研究型大学,科学研究要在技术创新链上的定位前移,定位在原创性技术、共性技术和关键技术的研究与开发上。

    走应用型道路的地方本科院校,应该高举应用研究的大旗,立足地方、行业、企业,从实际问题出发,突出应用,服务于地方、行业和企业。

    而对于高职院校,很多学校应该定位在解决技术应用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上,去进行集成创新、技术开发、科技服务,目标是取解决生产一线所需要和急需解决的一些关键技术难题。”

    云帝一边认真听着,一边研究着王德超的说话方式。

    真的不愧是老干部,这种官话是随口就来,自己确实得多学学。

    ……

    求月票~!推荐票~!

    (本章完)

    
最新网址:www.xuanshu.org
新书推荐: 高升 校花,请容我说句话 别叫我恶魔 我在深镇有一千套房 四合院里的火车司机 玫瑰钓饵 当时是说的你 穿越现代,皇后娘娘当明星 兽魂是蝌蚪?我反手召唤神龙! 高武:我,人间武圣,镇压万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