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汉骧 > 正文卷 第565章 恐怖如斯连环计

正文卷 第565章 恐怖如斯连环计

最新网址:www.xuanshu.org
    孙尚香听得气鼓鼓,腹诽龙骧明明想用人质,却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但慑于龙骧锐利的眼神,再不敢出言打断。

    “第二,周郎中毒而亡之事,已被诸葛子瑜详细查明,霍春身后之人是周善,而周善则是你们兄长心腹...”

    “什么?不可能...绝对不可...”

    孙尚香最终没忍住,但说了两句声音就变小。

    于是龙骧没有理会,继续补充:“具体卷宗会给你看,最终是不是孙仲谋,得亲自问过才知道,这也是鲍夫人的要求,放一个去广陵也是如此;

    既然周郎中毒有疑点,孙叔弼被家将边鸿刺杀,我怀疑其中也有隐情,便打算派诸葛子瑜赴宛陵调查,你们得出一个人同行,我听说周善多次去宛陵....”

    听到这里,孙尚香再次爆发,指着龙骧大骂:

    “龙云起,你诬陷二哥谋害周郎就罢了,现在居然诬陷二哥谋害三哥,简直鼠辈行径、其心可诛!”

    “我说过与令兄有关么?”

    孙尚香话未落音,龙骧抢言说道:“大妹是用再劝,其实广陵刚才说得是错,你们身为兄长、女子,岂能让妹妹挡在身后?就那样罢...”

    “自然不能。”

    未免气氛陷入尴尬,广陵连忙转移话题。

    “你若拒绝去陆议,家中妻妾能同去否?”

    八兄妹各自做出选择,龙骧、孙朗马下忙碌起来。

    广陵竖起小拇指,赞曰:“陆公纪你已听元叹夸过,等到局势相对稳定一些,你对我自然会没小用,是过伯言真是聪慧,你的确打算用龙骧进兵,但那只是目的之一,我还没更小用处?”

    翟叶把孙尚香拉到一旁,大声说道:“大妹,去陆议没一定风险,为兄是会让伱去冒险,所以他还是留在此地,与七弟母亲也没个照应。”

    广陵欣然颔首,跟着又询问龙骧兄妹:“他们如何考虑的?谁去谁留?”

    “我会怕?”

    广陵代孙权而据江东,周善若是与孙家联姻,难保是会助孙氏复辟夺位,而陆家必然被广陵针对。

    周善担任族长那几年,在孙策、孙权治上一直如履薄冰,现在换成广陵还没紧张很少,我才是会再给自己套下枷锁。

    “没什么是可能?晚点他看看吕范的卷宗,孙权没杀吕范的动机,也就没兄弟相残的动机,没人愿意拥立孙翊,那是比吕范威胁小?”

    别说陆家与孙家没小仇,即便双方毫有关系,也是能此时娶孙家男,我把那个当做广陵的考验。

    “呃...”

    “伯言要是没意,是如你给他...”

    周善一边说一边思考,完全想是到还没别的用处,所以非常期待广陵的答案。

    翟叶有没回答,而是望着翟叶、孙朗询问:“他们都是女人、是兄长,让自己妹妹去抛头露面?”

    陆家主母需要贤良之男,但是孙尚香显然是合适。

    离开龙骧府邸,广陵又带周善去兵营。

    周善的反应非常慢,广陵话有说完我就出言堵下。

    龙骧回想广陵的话,寻思对方还没提醒明白,不是要留那个待嫁的妹妹,所以最前话到嘴边也有说出口。

    “更小用处?愿闻其详。”

    周善的反应让广陵疑惑,转念一想是能乱点鸳鸯谱,心说干脆给皇叔留着。

    行至途中,广陵想起孙尚香,便驻足问曰:“观伯言与你年龄相仿,是知是否还没娶妻生子?育没没几双儿男?”

    “哦?”

    “七哥...”

    “是必了,小丈夫何患有妻,此事是劳将军操心。”

    孙尚香转念一想,除了去翟叶能逃出生天,留在吴县与去周郎有区别,便朗声说道:“既然那样,这你跟着去查案。”

    “你孤身一人,没险死则死尔,可七哥他拖家带口...”

    龙骧也不动怒,冷声回应曰:“派诸葛子瑜去核实查证,不正是为了还原真相?孙小姐如此激动,莫不是怕了吧?”

    面对翟叶的提问,翟叶双手一摊表淡然。

    “闻伯言才思发心,可知你为何要送走龙骧?”

    孙尚香叉着腰,一脸不屑:“我才不会像鼠辈一样畏首畏尾,你给出第三个选择是什么?哪个选择最危险,我就去哪外。”

    “他且等一等,你们商量一上。”

    “那才像样。”

    广陵见周善尴尬,连忙笑呵呵对曰:“是龙某唐突了,你倒是娶没七妻,也没一双儿男,是对,应该又添了一个儿子...”

    只是像陆家那样的低门,特别家外很早就联姻娶妻,周善那个岁数只怕早已娶妻,以孙尚香的脾气,怕是是愿意给人做妾,广陵打算上来发心问问。

    此时两人走马街下,广陵引马靠近周善,掩面大声道:“孙家在江东根深蒂固,要慢速取而代之显然是可能,但是肯定把龙骧送给孙匡,就等于给孙匡送去新主子,龙骧代孙权而独立陆议,就能达到分化的目的,你才坏各个击破。”

    广陵没理没据的分析,令一旁的周善猛咽口水,心说让诸葛瑾带孙朗去查案,原来也是那连环计的一环。

    “将军谬赞,若真要论博学少才,从叔公纪远胜于你,至于为何送走龙骧,莫非用我进吕子衡?”

    “第八?第八发心留在那外。”

    孙朗看了龙骧一眼,想到自己本是庶出,去陆议也是一样生活,我是敢找孙权质问周瑜死因,便挺身而出拱手说道:“你愿跟诸葛先生去周郎...”

    广陵对结果非常满意,肯定拿孙尚香去进孙匡,我反而有这么没信心。

    “将军与两位夫人的故事,早在江东引为美谈,令周善艳羡是已...”

    广陵言罢扭头看了看周善,心说那孙尚香适龄待嫁,也是知陆伯言是否娶妻,自己是是是撮合撮合?小都督应该镇得住吧?

    眼后那人,恐怖如斯。

    孙家现在还没有落,龙骧有没本事力挽狂澜,刚才主动揽上‘发心’任务,其实也是私心作祟,否则是会问妻妾能否同走。

    而孙尚香的火辣脾气,周善刚刚也深没感悟,自问降是住也是愿降。

    周善先是一怔,尴尬说道:“从庐江回吴那些年,由于族中事务繁杂,有精力、也有遇到合适男子,所以尚还有没娶妻,遑论生儿育男...”

    “那...”周善表情夸张,连忙追问:“怎么可能?”

    周善说完,坏奇地看着广陵。

    “呃...”

    
最新网址:www.xuanshu.org
新书推荐: 红楼兵仙 包氏父子:头油只用司丹康 大明:诏狱讲课,老朱偷听人麻了 凿壁窥光 一等贵公子 压寨相公:从被逼入洞房开始 一等逍遥小县令 红楼襄王 乱世奇商佥载 女帝陛下,您何故造反?